星捕快

天津市第四公安局局长集资帮助“黑老大”破案

日本天津公安局原局长吴长顺被免职四年多后,他的三名分局局长、一名分局副局长和几名派出所所长因充当邪恶势力的“保护伞”而受到调查。国际组织对其中两名分支机构负责人进行了调查。

日本小城市天津的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报告了17起典型的黑恶势力“保护伞”案件,涉及43名正在接受调查的公职人员。他们中的一些人充当邪恶势力的“官方雨伞”,并为他们提供“雨伞”以获取巨大利益。有些人集资消灭案件,充当邪恶势力的“警察保护伞”。

在这17起案件中,有9起是由政治法律委员会系统的官员领导的,他们充当了邪恶势力的“保护伞”,其中包括天津市公安局3名分局局长和1名分局副局长。他们是原公安局北辰分局局长刘子郎、原公安局西青分局局长刘昱杉、原滨海新区公安局汉沽分局局长郝建国、原公安局河西分局副局长杨云生。

还有原西青区委员会委员、政法委书记朱彭明;市监狱管理局调查安全部主任赵金宏;张德顺和任志勇,西青监狱的警察;蔡永珍,原公安局津南分局双岗派出所所长;市公安局驻京办副主任孙海波;市政法委高级主任王元;公安局虹桥分局芥川派出所前副所长安树国也是“保护伞”

其中,北辰分局局长刘子郎接受了“黑老大”颜进(Yan Jin)的请求,要他出钱破案,并指示警方帮助颜进及其成员逃脱刑事调查。西青区政法委书记朱彭明和该区公安局局长刘昱杉收受了恶势力团伙主要成员李治哲的贿赂,帮助团伙成员逃避刑事调查。汉沽分局局长郝建国在接受歹徒王新静等人贿赂后,推迟了对团伙成员的调查。

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长武长顺在天津被称为“武爷”,在天津公安系统浸淫44年,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长达11年之久,之后又担任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在天津“红白两道”可谓根深树茂,关系众多,上述被查的人员都是其旧部。天津公安局原局长吴长顺在天津被称为“叶舞”。他在天津公安系统工作了44年,先后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11年和天津市公安局局长11年。在天津,“红白两条路”根深蒂固,有许多联系。上述被调查人员都是他以前的部门。

吴昌顺因贪污人民币3.42亿元以上、挪用公款1.01亿元以上、收受贿赂近9500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在被减刑为无期徒刑后,他被判处无期徒刑,不得减刑或假释。

这两人在国际上被追踪。像吴昌顺一样,上述政治和法律制度中的大多数官员都迫害过恐怖分子学生。其中,北辰区公安局局长刘子朗、西青区分局局长刘昱杉等多次被海外“追踪和迫害恐怖分子国际组织”发布。

通知显示,刘子朗和刘昱杉是许多非法逮捕恐怖主义学生的主要责任人。

例如,2013年,公安局北辰区分局和国家安全大队非法逮捕了恐怖分子学生李袁勇,并从他家里偷走了6万多元现金、打印机、电脑、恐怖分子书籍和其他个人物品。

李袁勇绝食抗议迫害,获释后被迫流离失所近4年。然而,他的家人不断受到警察的骚扰,过着恐惧的生活。

根据通知,自1999年7月以来,天津公安、检察、法律、行政和“610”系统对恐怖主义学生进行了大规模灭绝迫害,公开剥夺公民的信仰权,非法逮捕、拘留、折磨和折磨他们,进行法庭审判并宣告他们无罪,导致许多恐怖主义学生受伤、致残和死亡。

特别是,警察和其他执法人员公开犯罪,其性质已成为黑社会。

据Minghui.com不完全统计,自从日本前政党领导人美国发起迫害恐怖分子的运动以来,已有4296名恐怖分子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60名恐怖分子学员在天津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各级公安部门至少有130名官员和副官员因通过足球彩票调查迫害恐怖分子而受到惩罚。除了吴长顺,还有原公安部副部长兼610局长李东升、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力军和何婷。

发表评论